相关文章

深圳一自闭症儿童被19名家长联名“赶出”学校

  深圳自闭症儿童被家长联名“赶出”学校 特殊儿童呼唤“融合教育”   新华网深圳9月28日电(吴燕婷、吴俊)深圳宝安区宝城小学19名家长联名写信,要求在该校就读的自闭症学生李孟(化名)转学。此事引发了社会各界对特殊儿童教育问题的广泛关注。记者27日从深圳宝安区教育局了解到,目前教育部门正在与热心人士一起为宝城小学安排特教、社工等资源,争取让李孟早日回到该校上学。  19名家长联名写信拒绝自闭症儿童  15岁的李孟是一名自闭症儿童,妈妈郝楠(化名)想让孩子在普通学校就读,与正常孩子一起成长,但普通学校大都不肯接收李孟。今年5月,深圳宝安区宝城小学答应接收李孟“试读两个月”,令郝楠十分感激。但没想到刚过完暑假,宝城小学就要求李孟退学。  该校校长林喜瑜告诉记者:“迫于家长和班主任的压力,学校实在没办法再接收这个孩子了。”  班主任出示的班上19位家长的联名信表示,由于李孟的行为无法自律,难以遵守课堂纪律,已影响到其他孩子正常学习。  郝楠告诉记者:“班主任上学期跟我反映过,有一次课前准备的时候,李孟说了一些同学们听不懂的话,引得小朋友们哄堂大笑,李孟也跟着笑,这样就影响课堂纪律了吗?”  “随班就读”无门,郝楠只好带着李孟回到之前就读的深圳元平特殊学校,收到的回复是“目前床位比较紧张,回来读也是无法安排床位的”。  郝楠告诉记者:“李孟在元平呆了四年,康复训练对他来说是有帮助的,但学业的进步非常缓慢,周末他从元平回来我还要找老师给他补课,这么多课程下来,经济上的压力很大。况且我小孩可以适应普通学校随班就读。”  从武汉梨园特殊教育学校、武汉一冶五小、宝安天骄小学、元平特殊学校到如今的宝城小学,李孟艰难的求学路从老家武汉一路走到了深圳。而在深圳天骄小学和宝城小学上学的日子,郝楠觉得儿子的进步飞快,所以她还是希望李孟能在正常孩子当中成长。  特殊儿童教育不能靠家长“孤军奋战”  记者了解到,自闭症孩子被拒绝在普通学校的大门之外,其实是一种普遍现象。特殊孩子随班就读支援计划“融爱行”发起人戴榕告诉记者,在“融爱行”项目里的20个学生,有4个孩子曾经遭遇退学。“前段时间还有一名家长向我求助,说收到一份长达4页纸的家长联名信,希望学校不要再接收她的孩子。”  戴榕告诉记者,也有个别自闭症儿童在普通学校接受了很好的融合教育,她的孩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戴榕在每学年入学之初,都召集班里所有的学生家长,告诉他们自己的孩子是一个自闭症儿童,希望家长们给她的孩子一个上学的机会。同时,戴榕还给每一位代课老师准备了她自己编写的《特殊个案教育手册》,告诉老师自闭症儿童的特征以及遇到相关情况应该怎么处理。基于此,戴榕的孩子在广州京溪小学“相安无事”地完成了六年教育,现在广州同和中学就读初三。  长期关注自闭症儿童的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得知李孟的遭遇后,向宝安区教育局提出了“特教老师全程陪读,让李孟回普通学校就读”的方案。记者26日从宝安区教育局了解到,目前校方已基本同意采纳壹基金的方案,教育部门正在与相关部门协商有关事宜,李孟很快就可以回到宝城小学就读。  求解特殊儿童“融合教育”  自闭症研究专家、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中心主任邹小兵认为,如果仅仅因为自闭症儿童对学校教学秩序造成干扰,就剥夺这些孩子的受教育权利,那么,多动症的孩子、学习上不去影响教学质量的孩子也要被逐出校门吗?“患有轻度自闭症、高功能自闭症还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孩子是有能力接受教育的。他们应该接受的是融合教育,而不是特殊教育。”  根据深圳自闭症研究会发布的《华南地区自闭症者及其服务现状调研报告》,目前华南地区只有10.43%的自闭症学龄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,但有49.19%的家长希望孩子能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,教育需求缺口很大。  与这个庞大需求不相匹配的,是并不完善的融合教育体系。戴榕告诉记者:“其实"随班就读"就是"混读",绝大多数的自闭症孩子没办法跟上正常的教学进度,但他们也不能从学校得到"补偿性教育",老师们也常常由于不懂得如何照顾他们而倍感压力。”  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理事何子认为,要完善融合教育的体系,首先教育部门要介入进来,这不仅仅是残联的事情。“随班就读"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,学校应该给这部分特殊的孩子配备特殊的教育资源,包括具有专业素质的师资、特教助理、教材等。